您现在的位置: 吴江经济技术开发区长安实验小学 >> 教学管理 >> 有效课堂 >> 正文

“以‘习’为中心”有效落实国家课程的实践与研究

作者:教科室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21 更新时间:2019/1/3

一、问题提出

     我们观察了100多节不同学科的课堂教育,发现普遍存在的问题是:

1)课堂主动权牢牢地掌控在教师手中,喋喋不休的讲授还是主要的教学方法。组织教学的形式大多以师生间的“一问一答”为主,学生参与学习的面很窄,其他听课的学生只是“听听”而已。更为致命的是,哪怕是当堂站起来回答的同学,课后再次询问,我们发现他们也会忘了自己刚刚“说”过的内容。至于“听听”的同学,那就不用说了。

2)我们还做过一个课堂小实验,要求开研讨课的老语文师尽可能多地安排学生的“当堂练习”,结果,这个老师在课堂上安排了一次3分钟、一次4分钟,总计7分钟的课堂练习时间,听课老师的反馈是怎么课上花了那么多的作业时间?实际上学生的练习时间不过只占了课堂时间的六分之一,老师们已经有“天下大乱”的感觉。

3)课上学生的练习时间少得可怜,学生的各种“习”主要意课外作业为主,占据了大量学生的课间休息、午间休息、甚至活动课时间,从而导致学生在校学习的学业负担。教学设计中的“课堂作业”成为“课间作业”“午间作业”已经成为教学现象中的常态。

4)各种练习大多在下课前匆匆布置,或是放学前布置。这些作业的布置和课堂教学内容存在严重的脱节现象。“教”师“教”的一套,“习”是“习”的一套,教师的“教”和学生的“习”之间存在比较严重的脱节现象,匹配度比较低。教师布置的习题,缺少系统的思考,为布置为布置,造成“教--评”的不一致。

5)“教--评”一致性,在课堂教学上得不到落实的另一个现实的原因是,学生的“学”必然通过一个中介反应出来,老师才能对此作出“评”。显然,学生的“学”的情况只有通过大面积的“习”,才能真实地反映出来。“问答式”的评价都是个别的而非整体的。我们发现,“教--评”的一致性,比“教--评”一致性更具有现实的教学意义和操作意义。

 

二、相关思考

应该说,以上的问题不只是我们学校的问题,笔者作为校长,担任过三所学校的校长,看到的课堂基本如此。作为一名有着20年“校龄”的老校长,我也考察过乃至考评过不少的学校,看到的课堂也基本如此。我们一次次地反思,结果还是回到了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学生课业负担重的重要原因,还是课堂教学效益的低下。课堂教学效益低了,就只能用课外的大量的作业来弥补。一个课堂家教学效益高的老师,他是有底气少布置课外作业、甚至不布置课外作业的。需要追问的是,为什么这么多年的课堂教学改革,为什么这么轰轰烈烈的课堂教学改革,几十年过去了,大面积的一线老师的课堂教学效益还是那么低下呢?

1)公开课、示范课带来的隐患。主导教学改革的精英教师都有自己独特的教学主张,示范课主要展示其对课标、教材独到的解读和个人的教学艺术,这些课堂时常掌声、笑声不断,然而我们却极少看到这些公开课让学生认认真真把该背的课文背出来的,把该做的练习都当堂做掉的,无数的听课老师把名师们的公开教学当作是自己常态课,于是老师们的课堂上不会让学生背出课文——回家去背;不会给足时间让学生完成练习册、课后习题——你看名师们的课不都是不写作业的吗。公开课是不需要管学生纪律、不需要管学生作业、不需要管学生考试的课,那是跟学生谈一场“不需要负责任”的恋爱,而家常课就像和老婆孩子过日子,需要的是“柴米酱醋茶”。无数的一线老师错把“公开课”当成“家常课”,错把“概念机”当成“量产机”。

2)“讲了”等于“教了”、“教了”等于“学了”、“学了”等于“会了”的错误观念。“以学定教”、“以学为中心”,都有一个共同的起码要求:对动态变化、参差不齐的学情的准确把握。一线教师缺少方法和手段,在迷雾中以应付的态度备课上课,模糊地借助老经验眉毛胡子一把抓,抓到什么是什么,漫无边际、喋喋不休“讲了”,以为那就是“教了”;老师“教了”,那就说明学生“学了”;学生“学了”,那就应该是“会了”;不会也不是我老师的责任了,是你学生笨的问题。“讲了-教了-学了-会了”的错误逻辑,在一线依然十分猖獗。事实上,“讲了-教了-学了”,结果各类练习册、作业题扔给学生做的时候,却发现无数的学生都有错,有的错的还很离谱,好像一节课根本就没上。我们认为,核心的原因是课堂上缺少一个最为重要的环节——“习了”,并且是“习对了”。“习错了”,可以成为教学的资源,成为“习对了”的重要教学资源。

3)我们回避了“工业化流水线教学”的现状。我们要抬头仰望星空,同事也不能不顾脚下的大地,那样会摔得很惨。为什么说目前还是“工业化流水线教学”?一,大班额,即便像我们苏州这样的经济发达地区,50人的班额也是常态。二,分科授课,每一门学科就像是一到流水线,一个老师教了一个内容,下一个老师讲下一个内容。三,一张统考卷评价,也就是用同样的评价尺度和标准来衡量不同的学校、不同基础的班级以及不同风格的老师。这三个原因是客观事实,并且在今后不短的一段时间内,还没有办法得到有效改变。然而,主导教育话语权的行政领导、教科研专家,期待的是基层学校培养出手工定制、个性鲜明的教育产品,处在教育生产流水线上的教师也只能感叹“民无措手足”。

4)不能不承认,办人民满意的学校的最重要的一个指标是,学生考出家长满意的成绩。这就是为什么毛坦厂中学那么有争议却又那么坚挺地存在着。要想让儿童有一个比较快乐的童年,首先他要有一个比较满意的成绩。一个成绩糟糕的孩子的童年往往是灰色的,连家长去开家长会都是灰色。也只有在课堂上解决了学生的考试问题,孩子才会有更多的时间去过自己的童年,才会有更多的自主的空间过自我的童年。我们还不能不看到一个现实是:考试是以“习题”为主的。我们提出“以习为中心”,就是要在课堂上跟考试高效对接,从而给儿童腾出更多的属于他们的时空。一个人的精神成长,最关键的是有属于他们自己的时间和空间。

5)我们当然知道,“教--评”一致性也好,“以‘习’为中心”也好,有它的局限性。然而我们认为,在还没有办法走向“共产主义”的明天的时候,我们要脚踏实地走好今天的“小康。“以‘习’为中心”在中学已有成功范例,江苏洋思中学的“先学后教,当堂练习”;山东杜郎口中学的“三三六模式”和“10+35”、“0+45”的课堂结构都在学生“习”上下功夫,取得了令人信服的成。我们认为他们回归了教学的本真:教师的教要落实在“学而时习之的‘时习’”上,才有“不亦说乎”的学习快乐;不“时习”,总是一知半解,就不会有“不亦说乎”。孔子讲“传不习乎”,“习”才会有“温故知新、举一隅而三隅反”ed学习境界。

 

三、概念界定

     “以‘习’为中心”相对的是“以教为中心”、“以学为中心”。我们认为“教”和 “学”是学校教育存在的基本模式,两者解决了学科文化(知识)的传承问题,但是学科文化(知识)内化为学生个体的经验和能力,必须要通过学生亲身的“习”。“以‘习’为中心”,以师生全员全过程深度参与学习活动为基础,偏重于通过有规划有逻辑关系的“习”,为学生的知识内化和能力发展确保实践的时间和平台。

“以‘习’为中心”的“习”,我们有以下认识:

1)这个“习”,一定是所有的老师早已经会的。该做的题,老师都100%做了,该读的课文,老师100%读好了;该背的课文,老师100%背出来了;该做的课堂实践活动,老师100%都实践过了;该参与的活动,老师100%都参与过了。

2)这个“习”,一定是老师早就有序安排好了的。课堂老师要求学生做的各种“习”,不是随意的,而是遵循学生的认识规律的,是从易到难的,是从简单到复杂的,是从尝试到熟练的,是从扶到放的。

3)这个“习”,一定是学生大面积参与的,而不是为少数学生提供的。只有大面积参与的“习”,才是真正谈得上大面积提高教学效益的。

4)这个“习”,一定是给学生“大块时间”参与的。它不是零敲碎打的统计,而是板块式的。这个环节给学生5分钟“习”的时间,那个环节给学生10分钟“习”的时间,要确保85%的学生都能在“习”的时间完成他该完成的任务。

5)这个“习”,一定是多样化的,符合儿童的,也符合本学科的。以语文为例,大面积的、大时间的“习”的形式有,给学生朗读课文的整块时间,给学生背诵课文的整块时间,给学生抄写词语、默写词语的整块时间,给学生完成课后习题的整块时间,给学生完成练习册上习题的整块时间,给学生分组课本剧表扬的整块时间,给学生复述课文的整块时间,给学生组内互相考察的整块时间……

6)这个“习”,一定要教师隐到“教”的后面去。也就是处理好新型的“教师主导、学生主体”的关系。我们认为,教师的主导更主要的发生在课堂之外,老师制定的“预习单”“探究单”“复习单”体现了老师的主导性。而课堂上的主体则是学生,老师则是顺着学生的“习”的实际情况来做适当的“教”。

 

四、主要环节

   “教-‘习’-评”一致性的实践研究,要给一线教师找到一条能够实际操作的课程教学的路径,在初步调研的基础上,目前我们的主要步骤有:

     1)“温故知新”。

这个环节上,教师要做好两点,一,对教材体系进行分析;二,对班上学生的情况进行分析。我们的抓手是老师要能设计出一张“温故知新”的复习单或预习单。“复习单”或“预习单”,解决学生自己可以学的、不要老师教的内容,同时收集需要老师重点“教”的信息。

     2)“举一隅而三隅反”。

这个环节上,教师也要做好两点:一,从课标出发厘清教学的目标要求;二,研究课后习题、课外权威的习题册和试题集,梳理新知学习的重点、难点,并以例题、实验、朗读等“习”的方式学习新知、探究新知。在这一环节,我们的助手是老师要完成一张“探究单”。这个环节的重点是,重视“变式习题”的设计。

“探究单”的支持下的“以‘习’为中心”的教学,要做到“三减三多”:一,减少一问一答式的教学时间,多一些教师示范引领的环节;二,减少教师讲述时间,增加全员参与的“习”的时间;三,减少以课本为例的教学时间,增加变式练习的时间。其中,有意识组织学生“全员全过程参与学习”,是关键,是核心,“全员全过程参与学习”比较有效的方式有:动笔练习、参与实验、组内互相考查,以及有明确任务和评价目标的自习、小组学习。

   3)“传不习乎”

这个环节上,教师要明白两点:一,学生学到的知识必须在实战中练习、巩固、提升。二,教师要根据教学目标、教学内容,深入研究课后习题、广泛涉猎各类相关习题,根据“教--评”一致性原则设计习题、实验、活动等。小学生学习组织能力、学习自控力、学校纠错能力比较若,因此,课堂上必须给学生充分的时间,在老师的提醒、指导和管理练习、实验、操作,并通过学生的“习”的反馈,检测教学效果。这个过程学生全员进入“习”的状态,教室是静悄悄的,是一场“静悄悄的革命”,教师一要巡视全班,发现学生在“习”的过程中的共性问题,并及时进行反馈点评;二要关注学习有困难的学生,进行点拨辅导。

 

五、实施步骤

1)准备阶段

2018-2019学年第一学期,重点完成课题方案设计,形成初步的“以‘习’为中心”的课堂教学框架,选择试点年段及学科。并通过试点年段试点学科现有教学质量进行对比研究,积累基础数据。

2)试点阶段

2018-2019学年第二学期,选择一个年段一门学科进行试点,积累课程实施的课堂教学模式,探索“以‘习’为中心”的优化方案,形成可以校内推广的课程教学模式。

3)全面实施阶段

前期试点顺利,也有比较明显的效果,在2019-2020学年在全校推广。重点激发教师在教学中的智慧,总结提升教师在“以习为中心”课程实施过程中的经验,不断优化课程实施的小本化模式。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